多女与肉多小说 男主在女主体内一晚上的小说

2019年7月20日16:20:35多女与肉多小说 男主在女主体内一晚上的小说已关闭评论 5 views

ps: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啊!本书正在冲月票榜,跪求兄弟们把月票投给兄弟啊!兄弟在这里拜谢了!

李玉兰惊慌失措的跪倒在李秀玉的膝下,泣不成声:「妈妈!」

林天羽见李秀玉来了,也是吓了一跳,但紧接着冲上前,耍赖一样地搂抱住她的玉腿,脸儿扑进紧贴她的小腹摩擦着。

李秀玉本来已经芳心迷乱,被他如此搂抱厮磨,她如被电击,娇躯轻轻颤抖。

「你个小畜生,赶快放开我,你这样做让我们母女怎么活啊!」

「玉婶!」林天羽双手隔着天蓝色的裙子的下摆抱住她的雪白丰满的玉腿,嘴唇有意无意地在她柔软平坦的小腹上摩擦着。

李秀玉一边拉住女儿李玉兰的手哭泣,一边却感受到林天羽这个小坏蛋竟然隔着裙子舔弄着她的小腹,然后慢慢向下挪动。

李秀玉她甚至感觉到他的色手掌握住她的丰腴浑圆的臀瓣揉捏着,天哪!他的嘴唇居然开始隔着睡衣舔弄起她的玉腿之间,她的心里都在喘息呻吟,她的娇躯都在情不自禁的颤抖,她空旷许久的春心都在不由自主地萌

动勃发,她甚至忍不住微微分开玉腿任由他的口舌他的色手更加深入更加方便。

林天羽索性撩起李秀玉的裙子的下摆,嘴唇和色手都肆无忌惮地亲吻着,抚摩着,舔弄着,揉捏着她的雪白丰满的大腿,丰腴浑圆的美臀,成熟诱人的沟壑幽谷。

李秀玉不可遏抑地喘息着,樱桃小口微微张开,诱惑地动情地舔动着香艳的小舌。

林天羽抬头望见美貌端庄的李秀玉丽色娇晕、娇靥晕红,一副又羞又怕又喜又幽怨又难为情又娇羞无奈的神情。

忽地明白过来的他高兴万分,知道这个千娇百媚、温婉柔顺的绝色尢物终于屈服了。

李秀玉犹如一只温驯的小羊羔一般被他搂抱到凉席上,俏美的小脸羞得通红,如星丽眸含羞紧闭,就如一具象牙雕塑的女神一般静静躺在凉席上,李秀玉心中涌起一股强大的羞意,芳心骤跳,凝脂般白腻的娇靥羞红得

恍如涂了层胭脂,艳如桃李。她螓首转向一边,不再看林天羽,刘秀玉被他弄得心儿痒痒的,春情萌发,香唇微张,微微气喘。

林天羽一低嘴唇吻合在李秀玉红润温软的香唇上,不失时机的将舌头伸入李秀玉香气袭人湿热的樱口中,恍如游鱼似的在樱口中四处活动。李秀玉立将香气袭人的樱桃小嘴一张,让林天羽的舌头长驱直入在她湿润暖香

的芳口中恣意地四处舔舐。他一会儿舔舐李秀玉樱桃小嘴的上颚,一会儿舔舐李秀玉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无所不至,两人嘴中的津液相互交汇着。

林天羽舔的李秀玉芳心痒痒的,欲念萌发,情欲高涨,她驱使着湿滑滑的香甜的丁香妙舌去舔舐着林天羽的舌头,她春心只荡,心神摇曳,情不自禁的将湿滑细嫩的丁香妙舌迎了上去,舔舐着林天羽的舌头,林天羽也

舔着李秀玉香甜可口的丁香妙舌,就这样俩男女相互舔舐着,最后,两人的舌头如胶似漆地绞合在了一起。两人的舌头你舔着我,我舔着你,情意缠绵地纠缠在了一起。

看着一旁的李玉兰目瞪口呆。

自己的妈妈竟然和天羽哥亲热在一起了。李玉兰脑子有点昏胀。

林天羽舌头在忙着,手上却也没有歇息着,他左手握住李秀玉饱满柔软而富有弹性的丰乳揉按着,右手则在她凝脂般滑腻雪白的玲珑浮凸的胴体上四下活动。最后,他这右手也落在了李秀玉另一豪乳上,手指一张夹住

早已硬梆梆的鲜红时轻时重玩弄不已。在他的玩弄下刘秀玉的玉乳充血膨胀起来显得更为丰盈,围绕在四周粉红的乳晕向周围扩散。

纠缠片刻,欲火高涨的李秀玉感觉这样不足以满足心中的需要,她也不管不顾女儿李玉兰就在身旁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气息粗浊地一口噙含住林天羽的舌头如饥似渴地吸吮起来,并且如饮甜津蜜液似的吞食着林天羽嘴

中和他舌头上的津液。此刻李秀玉白嫩的花容醉酒一般酡红,春色诱人,黛眉藏春,媚眼半张,鼻息沉重地贪婪地吸吮着林天羽的甜舌。

「唔……唔……」林天羽的手扯开李秀玉的衣裙。李秀玉虽然对林天羽的狂野小声的响应,但也自主的配合林天羽的动作脱掉衬衣裤,此时的她也期待和林天羽疯狂的做爱。

林天羽脱掉李秀玉身上的衣服后,也迅速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林天羽紧紧的抱住李秀玉,让李秀玉那美丽诱人的肉体紧贴自己快要爆炸的身体。林天羽们紧紧的相拥,皮肤与皮肤紧紧的贴在一块,林天羽们已经

无法抗拒亢奋的情欲,尽情的吸吮着彼此的舌头,贪索着对方的唇!

林天羽让李秀玉躺在沙发上,林天羽的舌头开始从李秀玉的粉颈一路往耳朵、嘴巴吻去,林天羽的舌头并未稍歇而且技巧的,舔一下又再吸一下。林天羽技巧的舞弄着舌尖,好象要把李秀玉沈睡的性感地带逐一唤醒般

林天羽的舌头终于逼近了胸部,可是并不是一下子就欺近即使是平躺依然高耸的乳房,而只是绕着乳房外侧舔过,接着就转向腋下了。

李秀玉没想到林天羽会吸吮她的腋下,一股强烈的快感流过体内。

「啊……」李秀玉在瞬间如受电击的快感刺激,下体轻微的颤抖,小声的呻吟起来。林天羽再度用力吸吮,李秀玉的快感继续增加,身体更加战栗起来。接着林天羽从另外一边沿着腰线舔着小腹侧边。

「啊……啊……」李秀玉的侧腹部也感受到了甜美的快感。林天羽再度把舌头转向李秀玉的胸前向掖下游过去。

林天羽的舌头已经爬过小腹两侧逐渐接近丰满挺立的双乳,林天羽从外围像画圈圈一般的向内慢慢的舔乳头。李秀玉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乳头不知不觉已经像着火般的发热,林天羽的舌头才接近触到外围,如浪潮般的快

感即传遍了全身,已然成熟的乳房正中那一点稚嫩的乳头被舌尖翻弄沾满了口水,眼看着逐渐充血硬了起来。

「啊……好……舒服……」李秀玉眉头虽然皱起,但是乳头和乳晕被林天羽的嘴一吸吮,流遍体内的愉悦却是难以抗拒的。

乳房被林天羽吸吮着,李秀玉不禁挺起了背脊,整个上身轻微着颤抖着,得到强烈的快感

多女与肉多小说 男主在女主体内一晚上的小说
御女天下艳海风波_第168章 惊慌失措的母女_(图文无关)多女与肉多小说 男主在女主体内一晚上的小说

在他发呆的时候,张少宝推了他两下,林天羽连忙回过神来,接下来张少宝向老妈介绍了他,说自己的命是林天羽救的。

两人点头打了个招呼,张少宝介绍了老妈的名字,说她名叫陈媚,让天羽叫她媚姨就好。

林天羽这时候还沉迷于陈媚的妩媚仪态中,嘴里嗯嗯的支吾着,心里却在想着大哥的老爸很舒服啊,有这么一个高贵美丽的女人陪着,肯定是夜夜笙歌流连于她的肉体而不知人间百事了……

林天羽应答着,眼睛离不开那高耸的玉峰,仿佛被磁铁死死吸引住了。

陈媚在林天羽炽热的目光注视下,俏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就像含羞的少女般连耳根都羞红了。而当她的目光看见自己胸前袒露出那一大片的雪白,更是芳心怦怦狂跳,真该死,自己在家里习惯了,居然

穿着这样的衣服见客。啊!被他看见自己现在这羞人的样子,真是羞死了。

「少宝,你陪天羽坐吧,我去饭菜热一下。」感觉自己受不住了林天羽的目光,陈媚落荒而逃。

林天羽和张少宝聊了一会,但心思却一直在张少宝美艳的妈咪身上。

这个时候,楼上传来一阵咳嗽的声音。

张少宝告诉林天羽这是他的奶奶,他忙的上去照顾他奶奶了。

林天羽在客厅里转了两圈,就悄悄溜进厨房,见陈媚姬正扎着围裙炒菜,她换上了一套家具服饰,紫色短袖棉质圆领衫,尽管腰间扎着花布围裙,但依然无法遮掩那诱人的曲线,林天羽的目光如被魔力牵引,恰恰落在

纤细可人的小半截小腿,以及地板上那对晶莹玉润的赤足上。

陈媚正专注于烹饪,随着手里铲子的上下翻飞,她柔美的身体也在轻微的起伏晃动,林天羽就捏着下颌站在那里,欣赏着这风姿绰约的背影。

陈媚此时刚好转身,猛然发觉林天羽竟站在她身后,一时受了惊吓,手中的盘子险些跌落。

林天羽手疾眼快,反应更是一等一的快,赶忙双手去接,仓促间,左手虽然接到了盘子,而右手却鬼使神差地捏住了那莹白滑腻的柔胰之上。

如同触电般,林天羽迅速抽回右手,神色如常地笑着说:「我来厨房帮忙。」

陈媚俏脸一红,不过很快镇定下来,轻拍着胸口摇头道:「你啊!真是吓死我了。我看你是越帮越忙,还是回里面休息下吧!」

林天羽只好恋恋不舍地返回客厅,张少宝已经将他的奶奶接下来了,老人家眼睛不行了,走路都要人扶着,下来之后张少宝又要将林天羽给她介绍一番,得知林天羽对自己的孙子有救命之恩,老人家顿时对林天羽的好

感大增。

没过多久,陈媚围着纯白色的围裙,端着三双碗筷,笑眯眯的喊道:「吃饭了。」

林天羽想帮手端一些饭菜到饭厅的桌上,却被陈媚制止道:「天羽,今天你是客人,你坐着就行了,我有少宝帮忙就可以了。」

林天羽也不好强着去,只好点了点头,将老人家,扶到桌子前,林天羽只好端坐在饭桌前,四处打量起饭厅的装潢,比起客厅的豪华装饰,小小的饭厅也丝毫不逊色,高贵典雅的钢化玻璃饭桌,上面垫了一层丝织纯棉

桌布,精致小巧的银筷,玲珑有致的饭碗,一切的一切都显示了主人高雅的品位。

陈媚端着一碗蛋花汤,慢慢的往饭桌上放下,紧盯着她看的林天羽不经意间看到春光外泄的美丽景色,紫色短袖棉质圆领衫因为她的弯腰,而让林天羽一眼就看到里面那一对白色文胸下的高耸,挺拔的山峰没能让那小

小的半罩杯给遮住,露出了半壁雪白,看的林天羽是舍不得将视线移开。

那对浑圆饱满随着莲步轻移而左右摆动,带起阵阵波浪,勾人到了极点。林天羽的目光定在陈媚圆润挺翘的臀部,米色的居家长裤上,绷出内裤的痕迹。以林天羽锐利的目光,可以清楚的看出那只是一块窄窄小小的布

难道陈媚竟然穿着那传说中的情趣内衣?极大的诱惑让林天羽下身迅速鼓胀到几乎爆棚。

陈媚挽了一下额前的刘海,甜甜一笑道:「天羽啊!不好意思,没什么好招呼你的,就这点小菜,你可不要介意。」

恢复镇定的林天羽一听,客气道:「那里,这些菜不管从色泽还是香味上来看,都很不错。我想味道一定很好。」

陈媚闻之,高兴的笑道:「天羽,真会说话,少宝你要学习一下天羽,不要整日喝酒,弄的醉醺醺的给你老爸一个摸样!。」

「妈,我知道了,别说话了,我们吃饭吧!」张少宝连连点头,拿起一瓶酒倒在碗里和林天羽对喝了起来。

一旁的陈媚一边吃着菜,一边还要给老人家夹菜。

两人男人喝着喝着,林天羽不小心将筷子弄掉了地上了,李天羽弯下腰去拣筷子,这时正好看到陈媚如玉似的小腿裸露在连衫裙的外头,由于没穿袜子,脚趾看上去更是白得像葱缎一样,两只交叉在一起,还不时一颠

一摇的。

林天羽不禁色心大起,想要捉弄捉弄她。拾起筷子直起身后,林天羽低头喝着红酒,眼睛则偷偷地瞄向陈媚。

林天羽把脚从拖鞋里抽了出来,不露声色地把脚放到了陈媚的脚背上,接着马上用他的脚底轻轻的在陈媚的脚背抚了几下。

果然正在吃饭的陈媚筷子一顿,虽然她的脸色没变,但她还是感觉到了林天羽的脚的动作。

同桌吃饭的两人一个已经和的有些醉了,一个眼睛不行。

陈媚俏脸一红,但她没有声张,不露声色的把脚往回抽了些,想和林天羽的脚不再接触。

既然是林天羽先挑起的,他又怎么会让陈媚如愿呢!林天羽的脚继续跟着她的脚,和她粘在一起。

陈媚的脚往上一抬,把林天羽的脚甩到了旁边,可是一会林天羽的脚就像狗皮膏药一样又贴了上去。

陈媚想要给林天羽一个教训,她将脚突然伸过去,直奔他双腿间的要害处,猛地抵在了他那早已有些膨胀的命根子上。

林天羽不由的伸手去抓,,柔柔嫩嫩的,竟然握住了陈媚的一只玉脚。

林天羽的心狂跳了起来,细细抚摸着那只美丽的玉脚,她的玉脚很纤细,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