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湿很湿很污的小说片段 虐阴塞瓶子

2019年7月13日16:20:01很湿很湿很污的小说片段 虐阴塞瓶子已关闭评论 19 views

看到这一幕,明月心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用力得跺了跺脚,然后猛得摔门而去。

过了好一会,因为绝顶的快感而大脑变得一片空白的苏玉娴才回复了一些神志,想到刚才的那一幕,不由极为惶恐得看着叶飞,焦急得问道:“怎么办呀?你快点去追心儿啊,别让她做什么傻事!”

自从明月心离开,叶飞的意念就一直在跟着她,见她并没有离开,而是跑到了楼顶的天台上,开始不由吓了一跳,但是看到她只是有些无助得坐了下来,才放下心来,此时听到苏玉娴的话,安慰得笑了笑道:“放心吧,有我在,心姐会想通的。”

说完,叶飞将苏玉娴的美腿放了下来,轻轻撤出那个造成人家母女隔阂的坏东西,然后抱起苏玉娴,走进她的卧室将她放下,又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下,说道:“,你先休息一下,我这就去找心姐,你也不用多想,她肯定会理解你的。”

此时的苏玉娴已经完全没有了主意,只得把希望寄托在叶飞的身上,本想和他一起去找女儿的,可是双腿发软的她却根本没有了站起来的力气。

又给了苏玉娴一个安慰的微笑,叶飞这才离开她的房间,到客厅里将衣服穿好,慢慢得走上了天台,这一会的功夫,他已经想好了说辞。

此时的明月心正面对着夕阳双手抱膝得坐在天台上,从后面看,她的身影显得那么的孤寂,让叶飞看了不禁有一种心疼的感觉,好想好好的呵护她。

“心姐。”来到明月心的身后,叶飞轻轻得叫了一声。

听到叶飞的声音,明月心的肩膀微微一抖,冷声道:“不要这么叫我,你不够资格!”

“好吧,就算我没有那个资格,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你妈妈很担心你。”叶飞说着,在明月心的身边坐了下来。

明月心有些厌恶得向旁边挪了挪,继续冷着脸说道:“我用不着她担心,我没有这样的妈妈。”

“你这句话如果让她听到了,肯定会很伤心的。”叶飞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我是怎么和她在一起的吗?”

“我没兴趣知道你们的那些龌龊事儿!”明月心冷哼道。

“不管你有没有兴趣,我还是要说,你可以选择听或者不听。”叶飞把当初和苏玉娴认识的景跟明月心说了一遍,最后又道:“你现在还觉得她没有资格当你妈妈吗?”

“你有什么值得叶宇费这么大心思的地方?”明月心转过头来看着叶飞,明亮的大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很显然她虽然表面上在质问叶飞,但是心里却已经基本上相信了。

“小满只是我的小名。”叶飞轻声说道:“而我的真名,叫做叶飞,你说叶宇有没有必要费这么大的心思来对付我?”

虽然叶飞的真实身份足以让明月心震惊,但是她此时却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因为她已经完全相信了叶飞的话,想到妈妈为自己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而自己刚才还那么说她,心中不由极为愧疚,这个一向十分坚强的绝色女警官终于忍不住流出了泪水,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最后伏在自己腿上轻轻泣起来。

叶飞又是轻轻一叹,拍了拍明月心的肩膀,柔声说道:“心姐,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事都已经过去了。”

明月心的身子微微一抖,用力甩开叶飞按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转过头来冷冷得看着他道:“你不要碰我!”

“你还在生我的气,对吗?”叶飞看着明月心的眼睛,轻声问道。

“当然,既然你知道我妈妈是被逼的,为什么过后又来纠缠她?”明月心恨恨得说道:“我以后不想再看到你了,请你也不要再纠缠她!”

“我没有想过要纠缠她,那一次之后,她趁着我睡着,就偷偷得走掉了,甚至连一个联系方式也没有给我留,而我虽然很想她,但是也明白她是想做回一个好妻子、好妈妈,所以虽然很容易就能找到,但是我却根本没有找她。”叶飞说到这里,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苦笑:“可是,命运这种东西,总是喜欢捉弄人,本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可是那一次跟着你回家来,却发现她竟然是你妈妈。”

明月心一愣,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第一次带叶飞到家里来时他和妈妈的那种古怪表是为什么了,没想到竟然是自己帮他们重逢的,叶飞说得一点也没有错,命运这种东西,真的是很难捉摸。

“就在那一次,我们彼此之间就已经埋下了感的种子。”叶飞继续说道:“直到第二次见面,这种感终于不可避免得爆发了出来,而我们也没有再逃避,所以就自然而然得在一起了。”

“你是说,你和我妈妈之间,有了爱?”明月心感觉很是荒唐,眼前这个男孩,比自己还要小七岁吧?和妈妈更是相差了近三十岁,他们之间会产生爱?

“不错。”叶飞点了点头道:“你没有听说过爱不分年龄这句话吗?”

“可是,她还有我爸爸呀。”也许是和叶飞说了这么多后心好了许多,明月心一时忘记了伤心,忍不住和他辩驳起来。

“他们是父母包办的婚姻,所以根本没有什么爱,即使有,也是一起生活多年以后产生的亲。”叶飞侃侃而谈:“这是你妈妈亲口说的。”

明月心急道:“可是他们是夫妻呀,做出这样的事总是不好的吧?”

“一段无性的婚姻能维持到现在绝对是非常的不容易了。”叶飞说道:“而且你妈妈也不是主动出规,而是在有了无奈的第一次后才没有忍住的,这样的好女人,在这个时代绝对不多了。”

“什么意思?”明月心不解得问道,自己的父母怎么成无性婚姻了,那自己是怎么来的?

于同叹了口气道:“你爸爸,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没有这方面的能力了,所以这些年你妈妈一直是在忍着的。”

“可是她已经四十多岁了,这种事应该没有那么重要了吧?”明月心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开始和叶飞讨论起了这件事,不得不说,有些时候女人的好奇心真的很重,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这样。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这句话你有没有听说过?”叶飞戏

很湿很湿很污的小说片段 虐阴塞瓶子
护花野蛮人瘦不了_第二百二十四章 幽幽明月心_(图文无关)很湿很湿很污的小说片段 虐阴塞瓶子

璇,近海市的地下掌控者,今年三十五岁,原是近海几大帮派之一飞龙帮帮主的妻子,十一年前飞龙帮帮主去世后,年仅二十四岁的她接掌了飞龙会,经过近十年的打拼,终于一统近海的地下世界,绝对是一个女王式的强者。

叶飞微微一笑,对着张一德点了点头,走到他原来的位置坐下,又对着叶璇做了个“请”的手势,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凌云会现在的帮主叶飞,说起来,和叶帮主你还是本家呢。”

叶飞的话让叶璇又是一惊,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年轻得有些过分的小帮主竟然一眼就认出了自己,而自己却把对方当成了一个不懂事的小弟,心里原本对叶飞的轻视不由降低了许多,随着叶飞的手势坐了下来,微微一笑道:“好说,我也是久闻叶飞帮主你的大名了。”

“不知道叶帮主突然大驾光临我们望海,有什么事呢?”寒喧过后,叶飞直接进入了主题。

叶璇虽然已经有些正视叶飞,但是仍然没有将他放在心上,见他这么开门见山,于是说道:“具体的况,我已经和贵会的德叔说过了,难道之前德叔没有和叶帮主你说过吗?”

“哦?那德叔你来说说。”叶飞对着张一德微微一笑,心想这女人还真有些毒,上来就想挑拨自己与张一德的关系,但是二人的默契岂是她一个外人所能了解的?别说之前叶飞已经把帮里的大权全部交给张一德了,就算是没有,也不可能会因为她的一句话而对张一德有什么猜忌。

坐在叶飞身边的张一德也是微微一笑,说道:“是这样的,叶璇帮主此次来,是想和我们合作。”刚才他听到叶飞和叶璇相互都称呼对方为叶帮主,不禁感觉有些怪异,所以到他说的时候,就改称叶璇的全名了。

叶飞把目光转向叶璇,直直得盯着她那张美得令人目眩的俏脸,问道:“不知道叶帮主打算怎么合作呢?”

叶璇毫不示弱得和叶飞对视着,缓缓说道:“你们凌云会现在已经基本控制了整个望海,而我们飞龙帮在近海的地位也和你们一样,而和咱们并称东南三海的临海却乱得很,所以我想,咱们是不是可以合作,把临海也给拿下来。”

“提议倒是不错。”叶飞笑道:“可是临海的势力盘根错节,似乎不是那么好拿下的吧?而且就算是拿下了,到时候叶帮主你又打算怎么分配利益呢?”

“自然是一家一半。”叶璇说道:“当然,如果叶帮主打算长期合作的话,我们也可以结成同盟,共同经营,临海可是一块很肥的肉啊。”

叶飞笑道:“既然是这样,叶帮主你又怎么不独自把这块肥肉吃下去,反而要把利益分出去一半呢?”

“你刚才也说了,临海的势力盘根错节,说实话,只凭我们飞龙帮一家,肯定是拿不下来的。”叶璇直言道:“而你们凌云会想来也一样,所以只有我们合作,才能做成这件事,到时候,我们的势力都扩大百分之五十,何乐而不为呢?”

“确实很令人心动啊。”叶飞点了点头,不过随即话锋一转道:“只是,有望海在手里,我已经很满意了,而且我手下的兄弟也只有这么多,只是控制一个望海还行,如果再加上别的,恐怕就有些人手不够了。”

叶璇的眼里闪过一丝轻蔑的光芒,心中暗暗鄙视叶飞的无大志,不过仍是继续说道:“兄弟可以再招嘛,等我们拿下了临海,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的人来制投靠我们的。”

“只是,要做这件事的话,恐怕会有很大的伤亡吧?”叶飞摇了摇头道:“我不想会里的兄弟们去冒这个险,所以,叶帮主还是另寻他人吧。”

叶璇万万没有想到,叶飞竟然直接拒绝了合作的事,心中不禁有些焦急,但还是不动声色,看向张一德,问道:“德叔你也是这个意思吗?”

“当然。”张一德想都没有想得回答道:“我们帮主的意思自然就是我的意思,所以,我只能说声抱歉了。”

“来之前,我就已经听说过凌云会新帮主的威名,传得神乎其神。”叶璇冷冷得一笑:“没想到见面不如闻名,你也只是一个无大志的胆小鬼而已,看来,凌云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将法对我没用。”叶飞淡淡得一笑:“而且,有一件事希望叶帮主记住,这里是望海,而不是近海,虽然我可以不在乎你说些什么,但是我的兄弟们可不一定了,所以还请叶帮主你慎言,德叔,可以送客了。”

张一德却没有叶飞那么好的涵养,此时已经有些生气,站起身来,沉声道:“叶帮主,请吧。”

“等一下。”叶璇眼中闪过一丝屈辱的光芒,咬了咬牙说道:“我可以为我刚才的话道歉,但是仍希望能跟凌云会合作,而且到时候利益可以四六分,你们占六,我们占四!”

叶飞却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用手撑着下,低头打量着会议桌,仿佛那上面有什么值得研究的东西一样。

而没有叶飞的吩咐,张一德仍是如刚才一样伸手做着那个请的手势。/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