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给我我想要 男主一晚上在女主体内

2019年7月11日16:17:26宝贝乖给我我想要 男主一晚上在女主体内已关闭评论 6 views

“哦,那具体要哪天才能回来呢。”李浩问。一双清澈的眼睛不时望向这小秘书制服衬衣前的胸口处狠看。这小秘书,人长得虽然娇小,可是那可是一点都不小,至少有34d了吧。……

“我也不清楚,这样吧,你们留一个电话,陈总回来了,我就通知你们。”秘书微笑着说。一双温柔充满狐媚风情的美目笑着对李浩说。芳心禁不住暗思,这帅气的男人是谁啊,这身边的气质高贵、美艳绝伦的美女是他的女人么?

“好吧。150******我叫李浩,不知道美女芳名啊。”李浩随口说。

“哦,我叫徐萍,135****,这是我的电话。”徐萍笑着说。对于李浩,她可是很感兴趣、很好奇。情不自禁的,就将自己的私人电话告诉李浩了。

“嗯,我记住了。回见,美女。”李浩冲徐萍招招手。

“芳菲姐,都快中午了,要不咱们去吃饭吧。”李浩提议道。

“好。姐姐今天请客。”齐芳菲笑着说:“上车。”

“那咱们去哪里吃呢?”李浩坐进车里,笑着问。

“丽晶大酒店吧,可是星级酒店哦。”齐芳菲从车上拿出一副水蓝色墨镜戴上,高贵典雅中、又多了几分冷艳的味道。

丽晶大酒店是小县城屈指可数的星级酒店之一。一般县城里,有点身份地位的人,都是上这里吃喝。

由于此时已是中午,李浩、齐芳菲两人来时,大客厅里的桌位已经没有空位了。

也不知是不是李浩的直觉太敏感,刚走进门时,他感觉好像有个熟悉的女人在附近,由于客厅一时人太多,李浩目光转了转,也没发现个认识的熟人。

“看什么呢?”齐芳菲问。

“哦,没什么。”李浩将目光收回,“芳菲姐,大厅人太多,咱们去包厢里吃吧。”

“好。”

宽敞明亮的包厢内,李浩、齐芳菲两人面对而坐。

李浩为齐芳菲倒了一杯红酒、又为自己倒了一杯。“来,芳菲姐,咱们干一杯。”

“嗯。”

齐芳菲酒量不大,一杯酒下去,雪白漂亮的玉脸不由得红起来,显得更加迷人、娇艳欲滴。

“小浩,你想听听姐姐的故事么?”或许是酒精的刺激,亦或是憋在心中太久,想找个人倾诉,齐芳菲小口品着红酒,淡淡的说。

“啊?”李浩微微一愣,随即点点头,说:“想,如果芳菲姐愿意将给我听的话,我当然想听。”

“哎……憋在心里几年了,今天还是第一次跟别人说。”齐芳菲有点忧伤的说:“不怕你笑话,姐姐与楚涛离婚,并不是感情不和,而是因为我不能为他生子,传宗接代。”

“那有什么,我看那楚涛也未必是真心喜欢你。如果他真的爱你,是不会跟你离婚的。姐姐那么漂亮迷人,他能娶你,已经是走了运了。”李浩有点妒忌的说,同时安慰道:“不能生孩子怎么了,现在丁克族的人那么多。”

“哎……姐姐看来这辈子是不能做母亲了。”齐芳菲苦笑着说,“你知道么,我离婚后,就没有回过家。一个人找了这个小县城住了2年。”

“为什么不回家呢。”李浩问。

“一言难尽啊,反正我是不想回那个家了。小浩,你知道么,当初我那么痛快答应嫁给楚涛,就是想早点离开那个家。”齐芳菲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伤心的事,情不自禁的大口喝了几口红酒。

“不回就不回吧。这里至少还有我呢。”李浩安慰着说。

“是啊,就小浩你对姐姐好,关心姐姐。”齐芳菲说着,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芳菲姐,你别喝多了。”李浩劝道。

“喝多了不还有你么,不怕。”齐芳菲说着美眸一红,有点哭腔的说:“好久没有人这么关心我了。”

李浩见齐芳菲说着流眼泪了,不由得忙上前,伸手擦掉那精致玉脸上的泪痕。“芳菲姐,你怎么好好的哭什么啊?”

“没事。谢谢你,小浩。”齐芳菲说着,顺势头靠在李浩的肩膀上。“小浩,让我靠在你肩膀上一会,好么?”

“好。”李浩见齐芳菲主动半趴在自己肩上,不由得心跳有点加速。两人离得如此近,鼻息间尽是齐芳菲那小嘴中呼出的香气,混杂着红酒的味道。令李浩有点激动的是,齐芳菲高耸的,正顶在他的胳膊上……

“芳菲姐本书首发于第一文学!”李浩咽了咽口水,这不是芳菲姐给自己什么暗示吧。

“嗯?”

“没事。”李浩心想,或许芳菲姐心情有点难过,想找个肩膀靠靠。都是自己思想太荡了……

“哦。”

靠,有便宜不占是啥子。反正大不了自己负责就是了。李浩暗暗给自己鼓气。壮着胆子,另一只空闲的手,慢慢放在齐芳菲纤细的腰肢上。见齐芳菲没有什么异常,李浩的手,就慢慢的隔着丝质旗袍抚摸着那纤细的柳腰。

包厢虽小,不过各种设施倒是很齐全,装修也很雅致。高档的空调24小时开放着,使得小包厢十分凉爽清凉,人坐在里面感觉不到一丝燥热。

也许是喝了点红酒的缘故,亦或是夏天午后都有点昏睡的念头。齐芳菲头舒服的靠在李浩宽厚的肩膀上,轻轻闭上眼睛,似乎享受的慢慢假寐起来。

“芳菲姐的腰真细、摸起来感觉真好。”李浩心里暗想。偷偷望了望齐芳菲,安静闭着眼睛的她,依然显得充满风情、端庄、高贵、典雅。想想自己现在摸得美女是一个如此端庄高贵的熟女,李浩心就禁不住扑通扑通的乱跳、一种满足自豪的情绪油然而生。

李浩一手轻轻在齐芳菲纤细滑腻的腰肢游走,不时的与顶在胳膊上的摩擦一下,鼻息间尽是齐芳菲樱桃小嘴呼出的香气。

“嗯……”在李浩胳膊摩擦最齐芳菲那敏感的时,齐芳菲禁不住舒服的娇吟了一声。轻轻睁开泛着媚态的美眸,见李浩正一脸紧张之色的望着她。

“芳菲姐,我……!”李浩有点紧张尴尬的低着头,一副做坏事被发现的可怜样子。

‘扑哧’齐芳菲捂嘴轻笑了一声,娇嗔道:“摸姐姐的身子感觉好么?”出乎李浩意外,齐芳菲竟然没有丝毫的责怪之意。那充满风情媚态的笑容,

宝贝乖给我我想要 男主一晚上在女主体内
乡村浪子的孽缘纠葛乡春_第三十三章 齐芳芳的往事_(图文无关)宝贝乖给我我想要 男主一晚上在女主体内

凌轩来到人才市场的时候,里面已经是人山人海。在这个毕业就是失业的时代,失业的人群学历高、对工作的要求也高,因此很多大学生找不到适合工作的几率也高。作为最具个性的80后一代,大学生们很少委屈自己去迈进公司门槛就业。于是就有了人才市场招聘单位多,应聘的人也多。可最后招聘单位没有找到合适的人,而求职者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单位。

唯一赚的就是人才市场了,年复一年的为招聘单位和应聘者提供舞台,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凌轩想起四年前自己来人才市场找的工作的时候,只要是自己能胜任的工作,他都去应聘。当初出来,没有一技之长,又不想当老师,只能投一些文案甚至文员的工作。那时候,应聘文员的都是女孩,自己一个男人在哪里应聘,多丢人啊。可为了争口气和自己养活自己,他也硬着头皮去应聘。

凌轩还应聘过皮包公司的业务员,甚至被录取了,第二天去报到的时候,才知道公司的真相之后,毅然的离开。还因为找工作受骗,交押金定金给人家也是常有的事。但是这些成长的经历,点点滴滴,让他一步步的成长,更看清楚了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当他彻底的适应之后,他就开始游刃有余的畅游起来。

当然,凌轩的起片点还是在锐。在锐面试成功,开始了他正是步入职场旅程,他成功的理由也很简单。锐因为留不住人,每两三个月就有大批的老员工流失,它就像一个人才培训基地,很多刚刚毕业的学生进去,学到了东西,有了资历就跳槽到了其他的公司。因此锐需要培养大批后备,以便源源补充流失部分的人,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转。当这样反复流失和反复招聘培训形成了一个规律性的循环,原本不正常的东西,在胡帆眼里也变成了一种天经地义的事,根本没有反思公司的问题出现在哪里,他关心的只有自己身边的女人还有多少?

话说回来,凌轩当时就是这样作为锐的后备力量而步入职场,因为他的性格使然,一直没有离开,并获得了胡帆的信任,直至调派纤盈,成为锐的得力干将。一晃过去了四年,凌轩没有想到自己又回到了人才市场这个***。当然,这一次他有着更雄厚的资本、更自信的去应聘。毕竟他现在是领着纤盈的工资去找更好的工作,正所谓手里有粮,心里不慌。

这一次凌轩到人才市场没有引起大家“追星”的热潮,毕竟事平静之后,大家还是要回到现实中来。所有来人才市场的人最重要的事,莫过于找一份合适自己的工作。

肖菱前台上还是排满了长队,凌轩本想排队,可是一看况不对,就队在前面。没等他开口,肖菱就看见了他,一脸惊喜,随即从柜台下出一个文件包递给他。

凌轩接过文件包,点点头,道:“回头给你电话。”

“嗯!”肖菱应了一声,继续她的办证工作。

在人才市场,每到周末就是现场人才的招聘会,办理人才卡就可凭卡免费进场应聘,如果没有办理的,则要花三块钱购买一次性门票进场。

凌轩打开文件包,里面除了自己的学历,还有肖菱准备的一份招聘单位名录,上面适合凌轩应聘的单位,她都在上面用红笔圈了出来。

凌轩一眼就看到了肖菱昨天在电话里说的志祥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看到肖菱如此认真细心,他心里是一阵感。

进了招聘现场,凌轩直奔志祥房地产的招聘点去。只见招聘点的前面排满了各色各样的应聘者,有学生,也有刚刚从别公司离职出来的。

凌轩还在犹豫要不要去其他招聘单位招聘点看看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来电,竟然是覃妮妍的来电。

他这才想起覃妮妍今天要搬家,而自己是答应过的。

“喂,小覃吗?”凌轩应声的道。

“是啊,凌大哥!”覃妮妍在电话那头道:“我已经找好房子了,现在收拾东西,一会儿就搬。”

凌轩道:“小覃,你找了什么地方啊?远不远?”

覃妮妍道:“不远,也是在江南。跟富康花园差不多,是新建成的江南花苑。”

凌轩一听,道:“这个地方我知道,的确是一个大社区。你租的是单间吗?”

覃妮妍道:“这里没有单间,是一房一厅,四十多平方米。要价四百元一个月呢?”

凌轩道:“这么贵啊,你应该跟他讨价还价才对,江南花苑虽然建筑不错,可是距离市中心有段距离,哪里的一房一厅最多只能租到三百多一点。”

覃妮妍道:“我已经跟他砍价了,三百八一个月,我还交了一百元定金。”

凌轩道:“这样啊?!你别急着过去,等我一起。我去帮你杀价格。一个人在外,不能太吃亏了,这房子的钱一个月能少几十,一年就是好几百啊,知道吗?”

“哦!”覃妮妍听凌轩这样的关心自己,心里是一阵阵的高兴,满心欢喜的道:“凌大哥,你现在忙吗?”

凌轩道:“我现在人才市场找工作,估计要下午一点左右才能离开。等一下吧,我会替你搬家做苦力的!”

覃妮妍道:“原来你在人才市场啊,那我不打扰你了,我先把家里的东西收拾一下。”

凌轩道:“好吧,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

凌轩挂了电话,一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二十,看前面排队的况,心想等到自己面试应聘,估计要等到十一点五十以后。但是也要等啊,要不多对不起肖菱的一番心意。不知道宁慧芬母女美容完了没有,于是拿起电话给何慧敏打了一个电话。

何慧敏说她们刚刚做完光子脱毛和嫩肤,现在正在老沈那边拉头发,估计要一个小时才能弄完。

凌轩这才放心的排队,快要到自己的时候,他看到了志祥公司的两个招聘员工,一男一女,都是很年轻的,估计也就二十三岁上下,男的显得有点发胖,但是又不是发福那种,长相中规中矩,没有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而且说话时常打嗝。那个女的应该是前台接待或者文